《文化纵横》创刊十年之际,需要回答读者一个重要的问题:第二个十年,《文化纵横》将关注哪些带有根本性的大问题?

过去十年,《文化纵横》筚路蓝缕,以“文化重建”为宗旨,深度关切财富快速增长时代中国人的精神文明建设问题,以及与之紧密相关的社会和政治文明的建设,并试图讨论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的道统中断与道统重建问题。彼时的问题意识是内向的,以中国的现实和历史为讨论主轴,以中国的问题为核心关切。

然而,与全球金融?;?,世界发生巨变。在《文化纵横》办刊的十年间,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国际秩序遭遇重大?;?,传统经济模式出现增长极限,中国快速崛起,新技术革命迅猛推进,逆全球化浪潮席卷西方主流国家。世界变了,人类社会处于普遍的焦虑之中,我们以往学习模仿的对象及经验不再确定无疑。

此刻,思考中国的文化重建问题,不再可能仅仅局限于中国的历史与现实,必须与世界变局紧密联系起来,必须对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进行同步思考。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人类文明问题的解决就不可能有中国文明问题的解决。

为此,我们的问题意识和核心关切将会进行相应的调整:

第一,探索世界与中国新的社会图景。

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正在走向瓶颈,建基于个人主义的西方秩序正在遭遇重大挑战,人类社会亟须探索新的道路。当代中国国家主导的经济社会秩序已显露出特有的优势,但其以官僚体系为主轴的社会管理模式也显露出与信息化、多元化时代不相适应的短板。人类社会需要超越资本主义、也超越东方古老传统的新的发展模式。今天的中国知识界,应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愿景与为人类文明开辟新的道路的使命结合起来。

第二,建设中华文明复兴的话语体系和叙述表达能力。

5000年文明、14亿人口的中国崛起,是搅动当代国际秩序的巨大变量,近300年的人类现代化历史中,还从未遭遇过类似中国体量的国家跻身工业化行列。中华文明的复兴,将改变世界历史的叙述,此前由西方强势文明构造的文明叙述也势必受到冲击。为此,中国知识界应有更多的文化自觉,对百年来的西方话语体系及知识体系进行重新审视,发扬其中符合人类文明共同进步方向的精华,剔除其中的糟粕,构建新的文明叙事,建设中国文明的主体性。

第三,关切新技术革命与社会结构演变及意识形态重组。

正在展开的新技术革命尚处在早期阶段,其未来影响远未可知。新技术革命必然带来社会生产方式、组织方式及意识形态方式的重组,中国知识界应该对此进程投入极大关注,研判技术革命的正面效果及负面影响,并预作对策。

第四,关注世界秩序变局,重新认识世界。

自由主义资本主义世界秩序正在发生剧烈变动,国际格局及全球政治经济模式也必将随之产生重大调整。人类会重蹈20世纪资本主义面临重大?;钡摹罢秸?革命”的老路,还是在新生产要素和新文明要素的介入下探索出一条新的道路?为此,关注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国际秩序发生、发展及重组的内在规律,揭示其可能的未来演变,超越启蒙主义的认识框架,重新认识世界,将对人类社会新道路、新文明的构建,具有极大的启示意义。